<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顾”青青还想说顾公子,想必是想到了我的话,停了一下,然后说:“顾老板,你怎么来了。”

    顾轻舟挑了挑眉,右手上还包着纱布,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左手拎着两个盒子,顾轻舟道:“我来看看世晨,她怎么样了。”

    青青闪过身,示意让顾轻舟进来,“姐姐已经好多了,有点精神了。”

    顾轻舟走了进来,我看清了他的样子,眉毛深而浓密,一双眼睛不算大但是深邃,扁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以及刀一样的下颌角,与那个人极为相似,就在刚才一瞬,她以为是顾渊站在了门口。

    不同的是,顾渊的眼睛更加清澈,而他却有说不出来的阴翳感。

    身后的人把那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他们两个人有很大的身高差,若不是他与顾轻舟走的路线不一样,以顾轻舟的身体足以挡住身后的人。

    他拉过来一个凳子,就是青青刚才坐的那个,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世晨,你感觉怎么样了,我买个点营养品给你补下身子。”

    “谢谢,我觉得好多了。”我看向他的手,宽大的手包上了几层纱布,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问“你的手怎么了?”

    他看了眼手,抬起头说:“没事,被割伤了,不用担心。”

    我心里暗自不屑,谁担心你了,以前的庄世晨会,可老娘又不是她。

    “以后小心点吧,受伤粉丝会担心的。”

    “知道,不会让你担心的。”

    咦,你好油啊,为什么外表看似霸道总裁的男人说话却是这么油,真不知道庄世晨怎么看上了这个人间油物。

    “开玩笑了,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我自己,你有那么多人担心,不差我一个。”

    就是要杀一杀你的油气,看你还油不油。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略微尴尬了一下,身后的助理却说:“枣枣姐,我们老板被手割伤了还特意来看你,你也应该表示关心一下啊。”

    那个助理戴着黑色镜框,穿着灰色的西服,个子不算高,与青青站在一起还有种说不出来的般配感。

    正当我在想要怎么开口问候时,就听见了门外骚动的声音。

    我压低声音对着青青说:“是不是有人在外面。”

    青青点了点头,道:“我去看看。”

    青青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看见有好几个人在门口偷听,在青青打开门后他们还被吓了一跳,看到顾轻舟之后惊呼了两声,便红着脸跑掉了。

    青青关上了门,转过头说:“可能是偷听的吧,他们估计也是看到了顾老板,不知道会不会出去乱说。”

    我轻笑一声“能乱说什么,就是聊个天而已。”然后看向顾轻舟,冷冷的说:“顾老板,其实,我想知道那天的酒是怎么回事。”

    我看他的目光没有昔日庄世晨那样热烈的目光,我的余光瞥见他的助理打了个寒颤。

    顾轻舟一愣,怕是对我先后态度的转变有点摸不着头脑,身后的助理也很吃惊,把疑惑的眼神投向青青,青青低下头没有去看他,想必她也在为我态度的事情而疑惑。

    毕竟庄世晨以前是那么喜欢顾轻舟,怎么可能会冷冷的和他说话呢,见一次面都巴不得贴上去吧。

    顾轻舟正色道:“那酒是工作人员准备的,我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件事,传闻都在说庄小姐喝了毒酒抢救无效,为什么突然又好了,这是不是庄小姐公司演的一场好戏来欺骗大家博取同情呢?”

    他对我的称呼改变了,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是称之为小姐。

    他的目光犹如一把利剑劈向了我,那双充满阴翳的双眼,此时又添上了一层冰霜,让人觉得又冷又暗,不过我丝毫不惧,死过一次的人了,见过很多鬼的人了,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眼神而手足无措。

    青青用担忧的眼神看我,我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没有问题。

    “是不是演戏我不知道,总之我喝下顾老板的酒后腹痛不止,医院也的确说我抢救无效,就连死亡通知书都下来了,谁知道阎王爷不收我,让我又回到人间了呢。”

    最后一句话说的不假,的确是阎王老爷让我回来的,地府不收我我也很无奈啊。

    他轻笑了一声,语气却听不出笑意,“庄小姐还是那么有趣,我看不是阎王不收你,而是那毒酒不会置人于死,你的死亡通知书,只不过是那些赤脚大夫误诊罢了。”顿了顿,又道:“可是由于那些医生的误诊,可让我们公司为了封口赔了不少钱呢。”

    原来是要钱的啊,说那些虚头巴脑的有什么用啊。

    “要多少。”我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说完我也后悔了,庄世晨到底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她银行卡的密码我也不知道啊。

    正当这时,脑子一个画面闪过,是庄世晨去银行取钱的画面,她手指在键上轻点了几下,112911。

    112911这是她的卡密码吗?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么回答,轻咳了两声,“庄小姐,我来也不是为了要钱的,既然看到你身体好了,那么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你养好身体就行了。”他起身对身后的人说:“邵飞,走了。”

    “嗷。”身后的人跟着顾轻舟走了出去,这回摸不到头脑的是我了,他说公司赔了钱不是找我要钱的吗,现在又不要了,男人的心真不好懂。

    我躺了下来,打了个哈欠,努力回想着庄世晨的卡在哪里,可是还是想不起来。

    她的记忆硬是去想是想不起来的,只有偶尔提到才会想起来,我长叹一口气,要是这样的话两年也无法回想起庄世晨所有的记忆。

    医院走廊外,顾轻舟已经戴好了口罩,健步如飞的走着,身后的邵飞没有他那么长的腿只好在心里叫苦连连,他走的一步,自己要走一步半,他只是快走了几步自己的汗又流了下来。

    “老板,她刚才说要还钱,您怎么没继续说啊,因为您这次真的是没少花钱。”

    邵飞的语气有点喘,顾轻舟注意到了这点便放慢了脚步,口罩下藏的是他不屑的笑容。

    “我看庄世晨的样子是被吓怕了,刚才和我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算了,只要她消停点不烦我,我也不在乎那点钱了,要是以后还像以前那样,我还怕没有把柄抓住她吗,蠢货。”

    最后两个字硬是从他的嘴里挤了出来,钱财什么的远没有他安静的心重要,即便自己从前那么缺少钱,然而比起自己的心境,那都是不重要的。

    “哟,这不是顾公子吗?”

    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顾轻舟抬眼一看,眼前的女人身穿紧身红色的连衣裙,戴着最新款的黑色墨镜,脚踩黑色的高跟鞋,拿着*款的名牌包,一幅修长的腿上穿着黑丝,加上她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有红唇,足以让男人欲罢不能,顾轻舟这个没有心的人除外。

    “贝小姐?”顾轻舟也有点意外,看了看她的行头,又说:“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是生病了。”知道的这里是医院,不知道的以为这里是她走秀的后场。

    “我来看看世晨,不说她住院了吗,担心的很呢。”她拿下眼镜,饱含柔情的双眼盯着顾轻舟的手看,顾轻舟下意识的把手揣进了兜里,她夹着嗓子故作温柔的说:“这是怎么了啊,怎么还受伤了呢,顾公子受伤了,可会是让世晨心疼的。”

    顾轻舟没什么表情,语气中透露出了不耐烦,“没什么事的,我一会还有个会,先走了。”

    “再见哦。”

    女人戴起了眼镜,扭着身子走了向病房走去,走廊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陪老婆产检的男人都忍不住盯着她的*看,等到老婆掐自己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一个女人的魅力在这个人身上显得淋漓尽致。

    敲门声再次响起,我不耐烦的让青青去开门,等到青青开门见到眼前的人的时候,她的脸色一片惨白,像是看到了地狱中的恶鬼,也可以说她比恶鬼还要可怕。

    “世晨,怎么样了啊?”

    一个娇柔带着一些做作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我睁开眼睛,女人较好的面容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卷发大红唇,一种说不出来的土气。

    贝柔,是庄世晨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庄世晨因长相出挑签了公司,她借着和庄世晨关系好的名义也签约了公司。

    记忆又出现了,眼前这个女人原来是个模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腕获得了几部电视剧,几年下来,她也算有点名气的女星了。

    我目前想起来的只有这些,在前世我没听过这个名字,估计也就是没什么名气硬装大身板的人。

    我坐了起来,那个人拿掉了墨镜,即使在浓妆下也能看出双眼皮褶皱的痕迹,看来是动刀子没多久,需要浓妆掩盖罢了。

    青青接了一杯水给她,她瞟了一眼她就接了过来,我看到在贝柔看她的时候,青青又埋下了头,脸上的表情也不自然,像是在面对她不愿意面对的事。

    我理了理头发,说:“我没什么事,倒是你怎么过来了。”

    “嗐,我听你经纪人说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刚才在走廊上还看到了你的顾公子呢,他手受伤了,看样子伤的不浅呢。”她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看了看我,“哎,我说这个都怕你伤心呢。”

    “没什么伤心的,刚才看到他了,就是不小心被刮伤了,你知道,明星吗,伤口都是被无限放大的,没准他纱布下面就是一点小伤口呢。”

    “哎呀,你们都见过面了,我还以为说出来能让你心疼一下呢,到底是我知道晚了。”她故作温柔的声音让我听着作呕,比地府鬼的声音还要难听。

    她摸了下鼻子说:“世晨,最近我公司的老板给我签了一部剧,就在我们和导演商议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导演是你的粉丝,等你病好了就陪我吃顿饭吧,说不定导演开心了就能给我多加几场戏,到时候我再来好好感谢你。”

    我用鼻子轻哼了一声,什么来看我,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我还没出院就来利用我,这样的人庄世晨是怎么忍她的。

    而一旁青青咬紧了嘴唇,额头上也流下了汗,站在贝柔旁边像是一个被放干血的僵尸,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而她说的吃饭,估计也就是什么人们常说的娱乐圈的潜规则吧,牺牲我为你做嫁衣,你倒是想得美。

    “我最近身体实在不好,你也看到我来医院了,我也没办法陪你去吃饭啊。”我故作软弱趴在了枕头上,手看似也没有力气一样搭在了床边。

    “哎呀,不急,过两个月再拍呢。”她又摸了一下鼻子,“到时候你身体好了,我再给你介绍几个导演,到时候你这不也有戏可拍吗。”像是不理会我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心生厌烦,在我的记忆没有恢复之前我也不好把话说的太绝,我随意的哈拉了两句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

    待她走后,青青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沙发上,我看着她那样,心里也不舒服,如果要是我给别人当助理,我没钱没背景,也会被欺负的吧。

    缓了口气,她说:“枣枣姐,你不能参加她的饭局啊,你忘了上次吗?”

    “上次?”我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上次你也是和贝小姐一起去吃饭,结果那几个导演就”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脑中的记忆再一次出现。

    那是个雨夜,庄世晨和贝柔在高档餐厅的单间和几个油头满面头发也没有的几个男人一起吃饭,其中一个肚子大的像六个月的孕妇的男人给她倒了一杯酒,脸上堆满了横肉,笑起来的时候满脸的肉都在跟着动,他把酒杯举到庄世晨的面前,示意让她喝下,庄世晨为了贝柔的新资源,只好硬着头皮喝下,谁知道那杯酒有问题,在她喝下去的五分钟后她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庄世晨只好掐着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情急之下在桌子下面随意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听见了他们谈话的内容,她趴在桌子小声的说我在什么宾馆,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一个身上带着水气的男人拉住了庄世晨,她还听见了吵架的声音。

    再一次醒来庄世晨发现自己在李承煜的房子里,她躺在床上头痛欲裂,李承煜给她端了一碗醒酒汤,并且说了那晚发生的事,庄世晨虽感激他,但同时贝柔的资源也被撤了,李承煜被南哥骂了,贝柔为此也埋怨了庄世晨很久,庄世晨心生愧疚答应她下次再去吃饭,她今天来找我估计就是想让我完成上次没有完成的事吧。

    好蠢的庄世晨,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好狠的贝柔,人没卖出去反而要怪那个人。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样的人我以后还会遇到很多,可千万不能上了他们的当,眼下除了青青外我也没有认识的人,在我完全恢复记忆前还是要青青帮忙的。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推脱,要是实在没有办法,大不了撕破脸就是了,我不会让别人伤到我的,你放心。”

    听了我的话青青舒展开了眉头,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也逐渐恢复了生机,怪不得她看到贝柔会那么害怕,这其中或许有担心我的缘故。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尽量保全她不会被别人欺负。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章 第十章探望,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