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已经住了一个星期的院了,南哥已经签好了出院手续,他的意思是再休养一星期就去录那个还有好几期没有录的综艺。

    我穿好了青青给我带来的衣服,把病服整齐的叠好放在了床上,我系上了衣服上的扣子,叹了口气。

    这几天我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知道有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就像我现在身体好了,就又要给公司挣钱卖命。

    我走向浴室,看着镜子里的我,即便素颜也是我曾经化妆都得不来的美貌,我抚摸我这张脸,不禁叹息,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以后我容颜老去,可还会有人记得我,记得那个美艳动人的庄世晨。

    而池妤呢,又有谁会记得她呢,我连自己的骨灰放在哪里都不知道,若我现在还是地府下的魂魄,岂非已是魂魄不宁。

    我打开了手机,这期间除了妈妈再没有一个人给我发过短信,我摇头苦笑,庄世晨啊庄世晨,看来我们的人缘真的很差,你病了这么些日子都没有一个人来问候你。

    最上面的消息还是她爸爸妈妈的,对于他们的记忆我没有想起太多,依稀记得是妈妈出轨别人,我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宁愿去跟那个重男轻女的父亲,他们离婚后,也对那个妈妈的关心不闻不问。

    记忆中她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庄世晨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就因为她出轨了吗,为什么不听她好好的说话呢,即便母女心有灵犀,不说话也无法传递那一份感情。

    我一直没有回复她妈妈的话,聊天页面中显示她那个最后一句话。

    “世晨啊,你怎么了?住院了吗?是你公司安排的吗,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没有接,你看到给我回个消息啊。”

    然而我没有回话,她也没有再找我,我舒了一口气,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下。

    “我没事,最近在忙,让您担心了。”

    妈妈很快就回复了消息:“没事就好,前几天看到你没事的消息我也放心了,工作虽然重要,但是你的身体最重要,有空好好休息吧。”

    我鼻头一酸,曾几何时,我的妈妈也是这么温柔的对我,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手机,里面诉说着我对妈妈的思念之情,那个手机现在会在哪,是车祸中被损坏,还是被路过的人拿走,他要是看到手机的内容会不会被感动到,会不会联系失主。

    “好。”

    我回了一个字便关上了手机,大厅内青青的声音响起了,我用水鞠了一把脸,擦干后走了出去。

    青青今天穿着青色的半截袖,和她的名字还是蛮搭配的,手里拖着行李箱,装的都是这几天南哥和李承煜送过来的营养品,那些营养品我没有去看,以往那些营养品是我几个月的工资也买不到的,现在得到了很多还有点不真实,这副身体怕是也没少吃好东西。

    这几天我想起了青青的名字,她叫井青青,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后来碰见我,在我身边也有两年了,却总是一副抬不起头的样子。

    这也难怪她,她在我身边有不少人借着庄世晨的美貌和身份地位来贬低她,就像珍珠旁边的沙砾,没有珍珠耀眼,也没有珍珠有价值,默默的在旁边既不会抢了珍珠的风头,又会因为她的容貌而抬高庄世晨的容貌。

    想起贝柔曾在我在片场化妆的时候对她吆五喝六,让她跪着帮她穿鞋,让她帮忙拿这拿那,我没有为她说话,反而助纣为虐一起欺负她。

    那时候的心境就是你一个助理,我花钱雇你,你就要做到别人做不好的事,要不然你就卷铺盖走人,这个位置有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过去庄世晨对她不算好,既然我来到了她的身体,就要好好弥补她之前的过错。

    经过这几天我们的交谈,青青逐渐看着人的眼睛说话了,说话声音也要比之前大,低头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身穿衣服的颜色也不再是黑灰那样单调的颜色,我心生安慰,人,总是要变得,不可能要自卑一辈子的。

    “世晨姐,我们走吧。”

    在前几天明确告诉她不许叫我枣枣这个称呼后她就改口了,虽然她还有些不习惯,几次到嘴边的‘枣’也咽了回去,但是在我听来,那个靠着顾轻舟而得到的昵称并不好听,相反还有一种讽刺的感觉。

    车子一路行驶,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别三年,这个城市没有什么变化,高楼仍是那些高楼,商场也是那些商场,渐渐地车子脱离了我熟知的地方,即便在这所城市生活了23年,这里也有我未曾到达的地方。

    比如眼前的别墅,车子停在别墅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我这个穷鬼只有在梦里才会去过这么豪华的地方,没想到醒着也会来到这。

    此刻我真的想让后座的青青掐我一把,告诉我这是真的,然而说出来太丢人,我只能偷偷的掐了一下我的大腿肉,痛感马上袭来,他告诉我这是真的。

    这是一座独栋的豪华别墅,周围没有人家,透过黑色的栏杆可以看到里面的地面是绿色的草坪,并不是杂乱无章的样子,而是很整齐,院内还有几盏灯,我在车内看到这所别墅,光是外表就尽是豪华,以我这个穷人也无法想象到里面的样子。

    我付了车费,青青从后座把行李箱拖了出来,她伸了个懒腰,看着我,说:“世晨姐,怎么不进去啊?”

    我回过神来才发觉我站在别墅门口看了很久了,别墅大门是密码锁,我愣了一下,密码会不会也是之前的‘112911’,我抱着试试的心态,按下的按钮,在啪的一声开门声,我颤抖的心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像是迈进了城堡宫殿的大门,绿色的草坪前面铺满了地砖,在右侧有两间车库,左侧则是一座游泳池,中间还有一小座喷泉,后方则是别墅的大楼,看起来一共有三层,院子内还中了几棵树,这里的空气闻起来都是格外的清新。

    别墅门则是指纹锁,我用右手的大拇指按了上去,‘哔’的一声,门开了。

    打开门的一刻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客厅上方有一盏很大的琉璃吊灯,豪华而绚丽,吊灯的通体是金色的,就像是用金子打造的吊灯,就连灯上的开关也是镶上了金边,地砖是乳白色的,两块砖之间也是镶上了金色线条,两座沙发在客厅的左右两边,金色的外罩,金色的流苏,以及客厅左面墙壁上放着庄世晨的写*框的框边都是金色的。

    放眼望去,整个客厅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金光闪闪,奢华无比,看来庄世晨喜欢金色一类的颜色,但是以金色用来装饰一切未免又显得过于土气,一点也不通透。

    我接过青青的行李箱,走了进去,每走一步就像是走在了金子上,让我不敢用力去踩脚下的地板,每走一步仿佛能感受到那些奢华能渗入到我每一个毛孔里,我拖着行李箱走到了二楼,上楼楼梯的扶手都是金色的,一点灰尘都没有,二楼上有两间房,我推开了左面那间,推开门就闻到了薰衣草的香味,房间的布景为粉色,粉色的床头柜,粉色的被单和蚊帐,有两只粉红兔子放在枕头的旁边,阳光透过粉色的窗帘给屋里添上了一些梦幻朦胧感,我走上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映入眼帘的是别墅后方的一座花园,向下望去,土壤已经干枯了,但是此刻还有几束玫瑰在那里挺立着,不过也是随时会枯萎的样子。

    庄世晨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维,我认为土的两种颜色她都用来搭配房子里,不过我不在意,这白得的大别墅不住白不住,由于青青还在这里我也不好去看那两间屋子,要是一回来看这里看那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偷混了进来。

    “世晨姐,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青青走了进来,看见我的屋子眼睛一亮,不过马上又掩藏了羡慕的神情。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世晨姐的卧室,没想到这么可爱,像是公主殿下的卧室。”

    我轻笑了一声,“什么公主的卧室,突然觉得这个颜色俗气了,等哪天换一下吧。”我顿了顿又道:“你要去哪啊?”

    “回家啊,姐还有什么事吗?”

    “你家在这附近吗?”

    “姐上次给我租的房子不就在这附近吗,姐忘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鼻子,确实是没什么印象了。

    “啊,忘记了,你在那里住的还习惯吗?”

    “嗯,还好吧,都一样的。”

    我思索了一下,看着青青孤身一人实属有些不容易,便对她说:“你把那房子退了,以后住在我这里吧,你一个人住有些不安全。”

    青青惊得张大了嘴,一脸的不可置信,“姐,不行吧,我住你这里会麻烦你的,姐帮我租房子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好再麻烦姐呢。”

    “没关系,反正我一个人住怪孤单的,家里也有空房间,你收拾收拾下个星期搬过来就可以了,搬过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让搬家公司接你去。”

    反正这别墅这么大,不可能没有客房吧,实在不行,收拾出一间也可以。

    她仿佛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一直愣在那里,直到我的手在她面前晃动了几下她才回过神来,镜片下的眼里噙满了泪水,鼻尖也变得红了起来,她伸手擦了一下眼泪,带着哭腔的说:“姐,你对我真好,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我轻笑道:“嗐,你是我的助理,也帮我做事,我只是提供个住处,你不嫌弃我这就行了。”

    “不嫌弃不嫌弃。”她连忙摇头摆手,眼泪也被甩了出来,我伸手抹去了她脸上的眼泪,对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让她离开了,她临走的时候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我叹了一口气回到了房间里。

    宽厚待人要比苛刻待人要好得多,朋友会真心对你好,下属也会真心为你办事,既然我复活这个事情已经成定局,那么我在阳间起码也有450年的寿命,既然还能活这么久,就不能像之前那样是非不分,虽然我不懂得娱乐圈的生存之道,但是像贝柔那件事是万万不能再次发生了。

    她走后我来到窗边,看着楼下的快要枯萎的几朵玫瑰,这么大的一座别墅,我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它摸索清楚,想想都觉得累,但是为了自己,为了青青,累也是值得的。

    我离开我的那间屋子,走向右手边的那间屋子。

    当我打开门,再一次被震惊到了。

    屋子内犹如商场一般,鞋子帽子和衣服样样俱全,三座大衣柜,两座衣柜一样大的透明鞋柜,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高跟鞋,角落里还有很多堆积成山的未拆封的礼物,里面数座架子,摆满了饰品,在屋内的最左边还有一座很大的梳妆台,手表手链项链堆满了梳妆台上,化妆品更不用说了,桌子地上,窗台上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打开抽屉浓厚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我连打了两个喷嚏就合上了那个我用一年工资也买不起的化妆品抽屉。

    这个屋子是卧室面积的两倍,我在里面转了好长时间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出来,有钱人的生活当真是快乐无比,光是里面随意的一个饰品都能抵上我之前半月的工资,更别提名牌了,那是我以前就算看到封面也不会点开的价格。

    庄世晨啊,你好有钱啊,我要是你的话,死后都会托人把这些都烧了给我送到阴间去。

    若是变卖了这屋子的五分之一的东西都会在市中心买一座不错的房子,想到这又想起了爸爸的聊天记录,让庄世晨给她弟弟买房子。

    我挑了下眉,庄世晨住这么豪华的别墅还能没有钱给弟弟买房子吗,我拿出手机,在微信联系人里滑动,滑到底端看到了她弟弟的名字——庄世祺。

    点开朋友圈一看,最新的动态是一张*,是一个长发都盖住眼睛的男孩,穿着校服,看样子应该是高中生左右,脸上还有几颗痘痘,鼻子附近还有几个斑点,黑眼圈大的离谱,还是用着45°角仰望天空式*。

    我翻了翻下面的朋友圈,有的和朋友一起照的,其中一张照片三个人的手还做了一个国际手势,那些朋友也是头发长长的挡着眼睛,要么是寸头一脸痞相。

    在他的朋友圈中我还看到了几张庄世晨的照片,文案是:我姐又美了,今天又给了我5000的零花钱,我又可以换一个电脑了。

    我退了出去,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非主流呢,庄世晨这么美丽的女人怎么有个其貌不扬的弟弟,就算说是亲戚都不会有人信吧。

    我点开他的对话框,庄世晨基本没有主动找他说过话,都是他找庄世晨的,无非就是找她要钱,聊天记录也基本都是转账记录,500,300,1000等,我翻了翻也没有那个转账5000的记录,看来他也是为了面子才那么说的吧。

    一家子吸血鬼,也不知道庄世晨对那个家留恋什么,看的出来她弟弟只是把她当做提款机了,但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如果不给钱,他会以你是明星的身份来威胁你,你是明星怎么可能会没钱,我是你弟弟,你帮助我是应该的;如果继续给他钱,将来他用我给他的钱做坏事怎么办,事发以后我的声誉也可能会受损;如果断绝关系那基本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思考了很久也没想到什么答案,毕竟这也算是千古难题了,我关上了这间的屋门,走上了楼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章 第十一章回家,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