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别墅内,一个男人坐在电脑桌前,看着最新的娱乐新闻,右手旁边放着助理新冲泡好的咖啡,他拿起咖啡抿了一口,随后皱起了眉头。

    “太甜了。”他轻轻说了一句,身旁的助理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这个男明星可是不好惹的,如果此时男明星是皇帝,自己是给他端水的太监的话,他这一句不满意,估计都会摘了自己的脑袋。

    不过此刻男明星没有在意,眼睛死死盯着热搜第一位,手紧紧的捏住咖啡杯,全然不顾杯子烫手,恨不得把手里的杯子捏碎。

    “庄世晨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低沉的声音响起,足以让这个开着空调的屋子要再冷上三分。

    助理打了个寒颤,额头的冷汗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他擦了擦汗,看着眼前这个快要发火的男人,颤抖的说:

    “是庄世晨的公司出来辟谣了,我们的人说原本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了,后来自己又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了,然后洪南就开始联系各大媒体说人又活过来了。”

    顾轻舟用鼻子轻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死而复生?谁知道洪南又搞什么鬼。”

    这个洪南自然就是他们口中的南哥,也是庄世晨的经纪人,为人阴险狡诈,眼里只有钱,不惜用自家艺人的身体健康来赚钱,庄世晨就是其中之一。

    据可靠消息传来,庄世晨是因为酒中毒被送去的医院,而那杯酒就是顾轻舟递给她的。

    为了掩饰这件事,顾轻舟的公司花了不少钱来封住那些媒体的嘴,又拿出不少钱来塞住庄世晨的经纪公司。

    而现在庄世晨抢救了回来,那些钱都白花了,那些钱都是自己的钱,虽然他不是多注重钱财的人,但是那些封口费也足够一个普通家庭大手大脚花上两辈子的了。

    顾轻舟捏住杯子的手又用力了三分,指关节也因用力变得发白,指尖颤抖,如果指尖会说话,那么他右手的五个指尖此时已是痛声哀嚎。

    助理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呼出的气会点燃这个炸药,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啪!’

    沉静的公寓里,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顾轻舟手上的咖啡杯已经被捏碎了,杯子的瓷片割伤了顾轻舟的手,鲜血与洒出来的咖啡融为一体,黑色的桌面上不知道是血还是咖啡,一滴一滴的流落在地面上。

    助理惊呼一声,在感叹顾轻舟手劲力量大的同时也不忘记呼唤家中的保姆。

    “王姨,老板的手受伤了!”助理大声的呼叫着,王姨手忙脚乱的走了过来,看到满手是血的顾轻舟也变得大惊失色。

    “哎呀,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

    王姨走到顾轻舟面前,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桌子上的咖啡,浓厚的咖啡的味道混合了血的味道,一时间让王姨有点反胃,好在忍住了。

    顾轻舟依旧盯着电脑屏上的热搜词条,全然没有在意手上的伤,王姨只见顾轻舟的三根手指以及手掌扔不断地流血,连忙抽出桌子上的两张纸巾包裹在顾轻舟的手上。

    她急的也是一脸汗,转头对助理说:“邵助理啊,你看这血都止不住了,你得领着老板去医院啊,看样子要缝针了。”

    邵助理擦了一把汗,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擦汗了,低下头用着商量的语气对顾轻舟说:“老板,我们得去医院了,你看你这么流血可不行啊,您经纪人会骂死我的。”

    顾轻舟没有看手上的伤势就站起了身,身高一米八六的他站起来瞬间有了压人一头的气势,他用没受伤的左手理了理衣襟,随后合上了电脑,转过头对助理说:“邵飞,庄世晨在哪个医院?”

    身高一米七的邵飞在顾轻舟站起来的那一刻就不得不仰望他,他推了推被汗顺滑下的塑料眼睛,对他说:“就在第一医院。”

    顾轻舟点了点头,道:“那就去那吧。”

    医院中我趴在病床上,听着青青跟我讲述着这几天以及这一段时间发生的八卦。

    “男星a养了两只猫,女星b喜欢的不得了,男星也经常以撸猫的名义让女星来他家,然后两个人就”

    “男星b据说找了好几个网红一起打牌,具体是不是打牌就没人知道了。”

    我听着青青绘声绘色的讲述别人的八卦,我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种家长里短的事还算得上八卦吗,不过娱乐圈比我想象中的要乱多了。

    讲述期间青青喝了好几杯水,额前的刘海也因为出汗贴在了额头上,我听着也觉得有趣,毕竟这些事以前可是听不到的。

    正当青青打算喝第四杯水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我坐直了身子,说:“进来。”

    门开了,一个*拿着体温计走了进来,说:“再量一下你的体温。”

    “好。”

    我把体温计夹在了腋下,5分钟后取出,*看了看之后,说:“烧退了,要多喝水。”

    我点头答应道:“好,谢谢。”

    *收了体温计还没有走,我看向她,她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什么话想说。

    “你怎么了,想说什么吗?”

    那个*红着脸说:“我好像看到顾公子手被割伤了,在别的科室包扎呢。”

    我问:“顾轻舟?”

    *点了点头,我刚想说他手被割伤了关我什么事,后来一想这个*有可能是顾轻舟和庄世晨的cp粉,转念一想,她也有可能是想去看顾轻舟伤势怎么样了。

    “你是担心他吗?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了,你去看看有没有你要帮忙的地方吧。”

    那个*红着脸走开了,我叹了口气,想回想起顾轻舟的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青青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枣枣姐,你不去看吗?”

    “我?我不去了,万一被人拍到了呢。”

    青青手里捏着纸杯,我看得出来她也有话想说。

    “你也有话想要说吗?”

    “我”青青又埋下了头,我伸手把她的头向上抬,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以后不许低头,要看着别人说话。”

    青青可能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瞪大着双眼连忙点头道:“好好好。”

    我收回了手,看着她一脸蒙的样子简直为她烦忧,刚才讲八卦讲的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呆若木鸡了。

    “你要说什么?”

    青青像回过神一样,说:“枣枣姐,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那我就说了啊。”她顺了一口气,手里的纸杯已经被捏的变形,然后说:“枣枣姐,大家都在说你是喝了顾老板的酒才会进医院的,而你被送去抢救的时候大夫也在说你是酒精中毒了。”

    “所以你觉得是顾轻舟给我的酒有问题?”我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青青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是想枣枣姐这次住院后有点变了。”

    我心中毫无波澜,庄世晨以前作的妖,看来我以后得帮她偿还了。

    我平静的说:“哪变了?”

    “嗯,我也说不上来,以往顾老板出现的时候姐姐总是会去和他聊天,今天却”

    我轻笑,说道:“可能是经历了这次事件后觉得什么也不重要了吧,他来不来又怎么样呢,终究还是我自己的安全重要。”

    青青舒展了眉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说:“枣枣姐,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真的害怕你再次出现什么问题。”

    我说:“那我为什么会中毒,真的是那杯酒的问题吗,我有点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肚子很痛,然后就没有意识了。”

    “当时我没有在姐姐身边,被南哥叫去给拍摄现场人员买东西去了,回来就看到姐姐坐在凳子上捂着肚子,那个时候也不得不停止拍摄,大家也乱成了一团,南哥首先拿出电话叫救护车,随后一些人就跟着上了救护车,由于车里不能去太多人,最后只有南哥一个人上了车,我们几个人都是后去的。”

    “等我到达医院的时候,南哥就说抢救无效,姐姐已经去世了,然后南哥让我和其他闲杂人等都离开医院,最后留在医院的只有南哥和李承煜,还有公司的几个人。”

    我眉头紧锁,这件事左不过就是昨天发生的,按照青青所说我可能是真的喝了顾轻舟的酒然后中毒的,但是那个南哥的举动让我不得不怀疑,像是提前预知了一样,又像是在隐瞒什么,我还记得我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震惊又带着可惜,当时他还在和别人打电话,说什么损失钱,意思是庄世晨死了会损失他的钱,但他又是和谁打电话,是在和顾轻舟的公司打电话吗?

    “我记得我在手术室里面听到了南哥的话,他说人已经死了,知不知道他损失了多少钱,他会和打电话呢。”

    “可能是节目组的人员吧,毕竟那酒是节目组出的。”

    “那要是节目组出的酒怎么可能有问题,毕竟节目组最怕来录制的嘉宾出现什么事,他们给的东西应该是安全的,不会出问题的啊。”

    青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又会是怎么回事呢,顾老板给你酒的时候我也没在现场,也不知道那杯酒还有没有人碰到过。”

    我脑子一转,下毒这件事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顾轻舟怎么会对庄世晨下毒,如果下毒这件事被泄露,那么他的声誉也会有所影响,要是庄世晨真的死了,顾轻舟一定会担法律责任的吧,但是我刚才在新闻中并没有看到有关顾轻舟不好的话,看来这个毒酒事件应该是被人压住了消息。

    即便他对我有什么不满,也不至于对我下致死的量,会不会是有人假借他的手来毒死我呢。

    一阵敲门声扰乱了我的思绪,青青过去开门,我以为还是*就冲着门口瞟了一眼,而当我看清门外人的同时险些失了分寸,那样的眉眼,五官,与那个人是那么相似。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章 第九章顾轻舟,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