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咚咚咚,这是什么声音,是我心跳的声音,我是怎么死的?一杯毒酒?

    我猛地睁开双眼,黑暗里,什么也看不到,我伸出手,触碰到了我上面的布,原来我已经借她的身体活过来了,我拿掉身上的布,坐了起来,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我想起我这是在手术室内,外面还有好多人。

    我挣扎了一下,走下地,然而地上没有我的鞋子,我只好光着脚下床,冰冷的地面的接触是那么真实,我真的活过来了。

    “该怎么办?现在人已经死了,我们怎么交代,你知不知道我们以后将会损失多少钱。”

    外面传来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好像是在和谁打电话,电话那头我听不见说什么,但是感觉的到外面的人不是这个身体的家人。

    我这个身体?我这个身体是谁?我想回忆起身体主人之前的事,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留给我最后的记忆就是这个身体喝了一杯酒,喝完之后这个身体腹痛不止,随后被送往医院,然后宣布死亡。

    我站在漆黑一片的屋子内,要是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害怕这个屋子有鬼,现在我已经当过鬼了,再也不会害怕了。

    外面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我赤着脚走了出去,‘吱呀’一声门开了。

    处于黑暗中的眼睛接触了走廊的灯光,晃得我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外面的人像活见鬼一样看着我。

    “你你,你醒了?你活过来了?”那个打电话的人惊得手机掉在地上也没有管,张个大口,久久的没有合上。

    坐着的人也站了起来,愣了一会之后,其中一个人喊来了*,当*看到我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眼里的恐惧大于吃惊。

    怎么,他们*也怕鬼吗?

    几名*和医生手忙脚乱的把我请进一个病房里,其中一个*拿出听诊器在我的胸口上按了几下,然后拔下听诊器,用着颤抖的语气对着身后的医生说:“她是有心跳的,真的活过来了,”

    身后的大夫不信邪,拉过我的手臂,闭上眼睛给我把起了脉。

    他的眉头越皱越深,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这种感觉十分真实,我真的有心跳了,我活过来了,老娘重生了,我就是人类的奇迹!

    尽管表面上的我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有无数只鲨鱼在我的心海上上蹿下跳,无法停止。

    “脉搏一切正常,除了心率过快,别的还要做一些检查才好。”大夫松开了手,眼睛紧盯着我看,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我努力的扯了一下嘴角,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放松一些。

    “大夫真的没事了吗?”那个打电话的大叔说,大夫点了点头,随后那个大叔又看向我,捏住我的肩膀,那个力道绝对不是随意的捏住,而是用力的在捏,捏的我的肩骨生疼。

    我看着他,他一脸胡子,油头满面,眼里没有多少这个身体活过来的喜色,倒是有一丝可惜,他在可惜什么?

    那个人没有发觉我冷眼看他,对我说:“枣枣,你没事吧?”

    “枣枣?”我带着疑问脱口而出,在我说话的那一刻我也发现我的声音也不是自己的声音了,然而对于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枣枣怎么了?”那个人可能发现我的不对,捏在我肩上的手劲又大了一些。

    捏痛也好,起码他在告诉我我还活着。

    我没有回答,此时我的内心和大脑正在180度的旋转,想在我过去以及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里寻找一些什么。

    一颗青枣闪过,是一个人喂给这个身体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世晨,你怎么样了?”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小哥哥问我,在我来的时候他坐在座位上面无表情,而此刻他的表情显然是在担心我。

    “世晨?”我小声说着,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名字吗?世晨,庄世晨?我瞪大了眼睛,眼里尽是不可思议,是那个吃个大枣都会上热搜的女明星庄世晨?

    我倒吸一口凉气,想起了刚才在楼下不愿意离开的新鬼,怪不得我看她那么眼熟,原来她就是庄世晨,而我,现在就在她的身体里。

    “世晨,你怎么了?”那个黑衣服小哥哥蹲在了我的面前,他眉眼清秀,皮肤白皙,眼里尽是担忧,他好像一个人

    这不是新晋演员李承煜吗,他怎么在这,还这么担心庄世晨,该不会?他该不会是喜欢庄世晨吧。

    果然人类的本质是八卦,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就连嘴角上扬都浑然不知。

    “世晨,你笑什么?”黑衣小哥哥说。

    “啊?我没笑啊?”我回过神来有点尴尬,然后发现我肩膀上的手一直在捏我。

    “你捏*什么,你捏痛我了。”我瞪向那个大叔,然而我的这番话却让他大吃一惊。

    他眼里充满了震惊,不止是震惊,还有一丝不解。

    “哎呀,你看我都忘了,我这是高兴呢,枣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不舒服啊。”他松开了捏在我肩上的手,我活动了一下肩膀,对他说:

    “我好多了,没什么事了。”

    那个人松了口气,眼里随即又露出欣喜的神情,对我说:“枣枣,你没事了是吧,那等你出院以后再去拍综艺吧。”

    “综艺?什么综艺?”我没有印象,最近忙于工作没有看电视,网络上的热搜也是随意看一眼,没有往心里去。

    “就是我们公司新给你接的综艺啊,我们还有4期没录完呢。”那个大叔继续说着,完全没有在意我脸上的神情变化。

    还是黑衣小哥哥发现了端倪,他对我说:“世晨,你没事吧,是不是没休息好啊。”然后转头对大叔说:“南哥,让世晨休息几天再问吧。”

    那个叫南哥的大叔立马就垮了脸,我看了看他,他没说什么就点了点头,然后李承煜冲我笑了笑。

    “谢谢你啊。”他帮我说话,我理应有所感谢。

    但是他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眼神先是震惊随后又是欣喜,对我说:“你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和我说话。”

    庄世晨以前很暴躁吗?我对她没有什么印象,印象最深的还是和我喜欢的男星炒cp,然后连同男星和她我都不喜欢了。

    南哥有点不耐烦的说着:“行了,承煜你先回去吧,公司这两天安排你到外地接了一档真人秀,已经签好合同了,就在下个月,你回去收拾行李吧。”

    李承煜看了一眼我,眼里饱含着不舍,咬了下嘴唇对南哥说:“南哥,我能不能在这里照顾世晨几天啊,她现在身体没有恢复好。”

    哇哦,多么善解人意的小哥哥啊,要不是我不清楚这个人是什么人,光看他那深情的样子我都快爱上了。

    南哥横了他一眼,说:“你哪那么多事,被人拍到怎么办,赶紧回去吧。”然后转过头笑嘻嘻的对我说:“枣枣啊,你好好休息,想吃啥跟哥说,哥让青青给你买。”

    李承煜闭上了嘴,而我想问青青是谁,但是又觉得问太多,他们会怀疑我,但是以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迟早会露馅的,看来今晚要恶补一下庄世晨的个人资料了。

    “好,那个,我的手机呢?”既然要补习首先也得有手机啊。

    “在青青那呢,她回家了,明天给你送过来,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哥明天过来看你。”

    “好,谢谢。”

    南哥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我不知道的是,刁蛮任性的庄世晨从未对别人说过谢谢。

    然而这个青青又是谁啊,是我的助理?

    一位*走了进来对南哥说:“已经开好病房了,让患者好好休息吧。”

    南哥点了点头,对我说:“枣枣,我们回去了,你快回去休息吧,一切听医生*的话。”

    随后他又看了李承煜一眼,李承煜点了点头,站起身对我说:“世晨,我回去了,有什么需要的给我打电话,晚安。”

    “晚安。”

    李承煜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走到门口处真是三步一留情啊,像极了偶像剧里男主过来看女主又不得不离开的情景。

    目送他们几个人离开,我跟着*走进了我的病房,当我进到病房的那一刻惊住了。

    刚进去仿佛置身于五星级高档酒店,屋内设备有冰箱、微波炉、液晶电视,还有真皮沙发。

    就连病床也是豪华的很,这与我在地府住的房子不相上下,我是来住院的还是来住店的。

    这个南哥对我还挺舍得花钱,以往生病就算很难受也舍不得花钱住院,没想到重生就住上了vip病房,看来阎王开眼,重生后让我享受到了前世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就好了,我们医生*都会轮流照顾你的。”身边的*似乎用着不屑的语气对我说着,让我感到莫名其妙,是我什么时候惹到她了?还是庄世晨惹到她了?

    她庄世晨的孽凭啥让我池妤来还,算了算了,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

    “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吧,我有事会找你们的。”我用着很温婉的语气说着,庄世晨的声音不算温柔,声音带有一丝尖锐,硬是用温婉的语气说话倒也没有显得太多做作。

    “好,那你早点休息。”*扔下了一句话就关门离开了。

    我走进洗手间,打开了灯,镜子里女人,桃花眼,弦月眉,瓜子脸,漂亮的脸蛋上没有一点痘印,也没有一块斑点,高挺的鼻梁,偏肉的嘴唇,给人一种又秀气又可爱的感觉,就算是素颜,也胜人万千。

    这也是外界对庄世晨的评价:是狐狸,又是兔子,可以千娇百媚,也可温顺动人;是女王,也是公主,可以高高在上,也可纯洁高雅。

    肤若凝脂,双瞳剪水,风姿卓越,窈窕纤细,这是我一直想拥有的,这个女人全部都拥有了。

    顶着这样一张绝美的脸,真的很方便做坏事了,这样的脸,这样的身材,谁会不喜欢呢,一个漂亮女人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我看着镜子里绝美的自己,不禁笑了起来,顾渊,我不会再放过你了,我重活还要再甩你一次,我们走着瞧吧。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章 第六章女星重生,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