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打开门,是一个没见过的人,他身穿黑色衣服,高挺的身子,让我不得不仰视他,顺着他的身子看上去,在看到他的胸口的时候我停下了。

    好大的胸肌啊,做鬼也锻炼身体吗。

    正当我感叹时,我猛地想起今天拖走白无常的两个人穿的就是这样的衣服。

    我心中一惊,他该不会是来抓我的吧。

    “你好,你是?”我的声音微微发抖,按在门上的手也在颤抖。

    “你好,我是黑无常。”他的声音一响起让我打了个寒颤,人在北极都不会发出这么阴冷的声音,不愧是鬼,等等,他是黑无常?那不是抓坏人的鬼吗?我一生没做什么好事,但也没做什么坏事啊,不会抓我下地狱吧。

    我的后背被汗浸湿了,低下头不敢直视眼前的人,即便他长得很帅。

    “阎王有令,让我请你去他那,现在就去。”他的语气不容刻缓,我绝望的回头看了一眼苏苏,她也是一脸惨白,见我看向她就走了过来。

    “您好,请问找她有什么事吗?”苏苏的声音很小,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黑无常吓到了。

    黑无常眼睛一瞪,屋里的温度瞬间低了三分,我打了个喷嚏,苏苏后退一步,我拉着她的手摇摇头,她的手变得冰冷异常,冷的可以透过我的骨子里。

    苏苏一个200多年的鬼都害怕眼前的黑无常,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可怕。

    “我跟你走,苏苏你回去吧。”我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也许这回是我和苏苏最后一次见面,虽然认识不到一天,但是还是舍不得的,我在阳间没什么朋友,她是我在阴间认识第一个朋友,还是我前几世的妹妹,这么一分别,或许真的不会再见面了。

    “好,姐姐,你保重。”苏苏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了出去,我离开屋子目送苏苏离开,然后转过身对黑无常说:“我们走吧。”

    我们坐上了电梯,黑无常按下了18层的按钮,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无法呼吸,此时的我内心波动大得很,甚至还有点想哭。

    好日子没享受到一个小时我就要去送死,放在谁身上谁不会哭。

    到了18楼,黑无常带领我走了进去,眼看走廊尽头越来越近,我的恐惧也越来越深,此时我的脑子里高速运转着,我生前做了什么坏事要来到刀锯地狱。

    在门牌号15的房间停下了,虽然没有到走廊尽头,我依旧没有放下心,谁知道这门的背后会不会更加可怕。

    “敲门吧,我走了。”黑无常的声音猛地在背后响起,我终于感受到什么是芒刺在背了,真的像有一千根冰针同时扎向了我一样,每一个毛孔都沾满了他的冰冷。

    我颤抖的敲开了门,门自动开了,一束光出现,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我抬手用手臂挡住了双眼,随即那束光消失了,我放下下手臂,发现我已经站在了屋里。

    在我的面前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人,那个人戴着眼镜,板着脸,头还有点秃,像是市面上的房地产老板,旁边站着两个人,那两个人一个穿着‘牛’字样衣服,一个穿着‘马’字样的衣服,我心生疑惑,这两个人该不会是牛头马面吧,那中间的人是?是阎王?地府的大当家?

    “是您在叫我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中间的人,问他是没错的。

    “嗯。”那个人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我安心了不少,起码不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声音。

    他把平板放在我的面前,我走上前去,看到的是我的生平,我的照片以及出生年月都在上面,下面一行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73岁寿终正寝,难道我的寿命真的是70多岁吗?

    “这”我看着这些,不解的去询问中间的人,“您好,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那个人拿回平板,缓缓开口道:“下属经过调查,你本来是73岁来到地府,可是被白无常其中破坏,导致了你提前死亡,然而你的肉身在人间已经火化,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借尸还魂,二,是继续留在地府,你选择一下。”那个人的语气平和,就像说什么办公的事,却不知道我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

    借尸还魂?借谁的尸?还我的魂?意思就是我还能回到人间,我的心脏还会重新跳动?我没听错吧,死了的人还会回到人间吗?

    我平复了下心情,说:“借尸还魂是什么意思,我要借着别人的尸体回到阳间吗?但是要借谁的身体啊?”

    “这个你不用管,到时候会有人会送你去你的新身体。”

    我在思索的同时也看向了桌子上的牌子,正中间的牌子上写着‘阎王’两边则是‘牛头马面’,原来神话里的都不是骗人的。

    “我,真的可以吗?”我还会返回阳间吗?回到阳间我又是什么身份,我还会不会遇见顾渊。

    “阎王说了,你爱信不信。”耳边传来一阵低沉声,就像一只牛在低吼,声音不大,但是振的我耳朵生疼,这头老牛怎么脾气这么大,牛不是食草动物吗,他难道是吃肉的?

    “这次是白无常出现了问题失误,让你还有40多年的寿命没走完就来到了地府,所以才给你选择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的住,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另一个声音响起,就像是一万匹马在我身上走过,无数只马蹄在我身上踩过,求求两位大鬼收了神通吧,我这刚死的小鬼哪受的了这啊。

    我知道不能再纠结了,本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到撞死我的顾渊还在世上得意着,我就恨得牙根痒痒,他在上面享福,我在下面受罪,凭什么啊,我上辈子活的就是太憋屈了,才落的被人撞死的下场。

    思量再三,我拳头一握,豁出去了,老娘要重活!

    “我选择借尸还魂。”我的声音不再颤抖,甚至想出了我重生以后该怎么对付顾渊,不觉间嘴角流出了一丝微笑。

    “牛头马面。”阎王这一声打断了我的重生复仇计划,只见那两个人驾着我走了出去,门开之后我就上了一辆车,开车的人仍然是一位穿白裙子的姐姐。

    “天哪,我这是去哪?”

    没等我回过神来,我就被送上车了?我还没和苏苏道别呢,我能下车不?

    “送你去重生。”

    旁边的姐姐开口说话了,她还知道重生这个梗,看来没死多久。

    “姐姐,我也知道去重生,可是,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呢,然后就上车了,我还没和朋友告别呢。”

    “哎呀,告什么别啊,等过个几十年就又能看到了,几十年嘛,很快就过去了。”

    她话说的轻松,几十年对鬼来说可能没有多久,但是对人来说就是一辈子,一辈子能有几个几十年啊。

    我看到车子走出了鬼门关,身后的黄泉路也越来越暗,前方白茫茫一片,随即又出现了城市的影子。

    理发店,超市,商场,等等,我真的来到人间了,一切都过得那么快,我死了还不到一天竟然又回来了,这种事就算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的吧,等等,怎么这么眼熟啊。

    我看向路边的建筑,一种熟悉感从心底而生,这,这是我原来居住的城市啊,我见到了我所上的大学,还有经常和同学一起去的路边摊。

    这,我回到了我曾经生活23年的城市,回到了我和顾渊认识的城市,回到了我拼命想要逃离的城市,那些被我遗忘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小学认识的,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后来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在一个50块钱一晚的旅店,我们有了

    我后悔了,当鬼的时候感觉什么都不怕,现在要当回了人,反而害怕起来。

    白无常在一家医院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是本市最大的一家医院,住在这里的家都是什么达官贵人,富贵之家,我心想,我难道要转到一个有钱人家的身体里?那也不是不行,下辈子衣食无忧也没什么问题嘛。

    我们下了车,我才发现,周围有好多辆幽冥鬼车在门口停着,我不知道这种没有车轮的车叫什么,且就叫它‘幽冥鬼车’吧。

    白无常下车后和那些车打了打招呼,我看到另一个白无常拽着一个人走了出来,那个人一脸不情愿,但是脸却是美丽异常,穿着病号服也没有使得那份美丽消减,反而更有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她的脸好熟悉啊,她是谁啊。

    “我不走!我不可能死,你放开我!”那个女生开口说话了,眼睛死死瞪着她面前的白无常。

    “姐姐,生死簿上显示你已经死了,就跟我回去吧,不然我就叫黑无常接你了。”

    那个白无常脾气还算好,好言好语的,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理会她。

    “我告诉你,我现在要回去,你想要钱是吧,我可以把钱给你,只要我能回去,你想要多少钱都行。”那个人刁蛮的很,对面白无常一幅要哭了的表情她也视若无睹。

    “不是钱的问题,要是我们老大知道了会把我打入地狱的,你就跟我回去吧,不然你也会不好受的。”白无常苦苦哀求着,我心想你一个有名有姓的鬼还怕一个新鬼,这个新鬼的态度让我看不下去了,正想走过去教训她一番,谁知我身边的白无常走了过去。

    “14,我说你也太怂了吧,你都接了20年的鬼怎么还这么怂啊。”

    那个白无常低下了头,我这也看清了接我的白无常身后写着一个号码“20”,她们鬼也是有编号的吗?

    20对着那个新鬼开口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多有钱,你的钱在我们这里都不算数,就算你在阳间在厉害,在我们这也没有用,今天你要是不走,明天太阳升起你就会魂飞魄散,这可不是我吓你,等到你魂飞魄散的时候,你连个投胎的机会都没有,我劝你还是理智一点,别硬碰硬,我们老大交代过我们,鬼魂要是违背我们的意愿,我们也可以散了你的魂魄。”

    这一番话说的简直帅呆了,我内心暗自给20鼓掌,简直有种女霸主的微风。

    果然20把狠话一放,那个新鬼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低头想了一下还是走进了14的那辆车。

    14松了口气,给20道了谢,然后开车消失了在人群中。

    而我,始终觉得那个人眼熟,却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20走了过来,对我说:“我们走吧。”

    “姐姐,你刚才太帅了。”我们走进了医院,边走边说:“你真的可以让她魂飞魄散吗?”

    20笑了笑,说:“我们是不可以这么做的,刚才那么说是吓唬她的,要不她怎么能上车呢。”

    “机智啊我的姐。”

    我们来到了4楼,走廊尽头是手术室,此时的红灯已经灭了,外面有好多人在走来走去,脸上带着焦急的样子,有的人在打电话,有的人面无表情的摊在坐上,想必他们是死者的家人吧。

    20指着那个门,对我说:“你可以进去了。”

    再走几步,我就要重生了,我知道这是关乎我命运的几步,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身后的20。

    发现她在默默的看着我走进去,我对她一笑,说:“我走了姐姐,谢谢你送我,要不要我在你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你烧点钱?”

    20轻笑,说:“不用了,我们不能受贿的,你快进去吧。”

    “我走了姐姐,再见。”

    “再见。”

    我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手术室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蒙着布的人躺在那里,我是无法揭开布的,我也不知道躺着的人是谁,这也才想起来,20好像没告诉我要怎么进入这个人的身体,是躺在她身上还是怎么样?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躺着的人抓住了我的手,随后,我失去了意识。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章 第五章借尸还魂,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