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指针指到九点,这么大的病房只有我一个人,我关上了屋内所有的灯,站在窗口,玻璃上映出了我美丽的脸庞,我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这么美的下颚线我是从来没拥有过的,仅仅是对着玻璃映出的影子,我都要爱上了我的新面孔。

    像是丑陋的鬼魅为自己画上了新的人皮,怎么看都不会腻,我池妤当了一辈子的宅女,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能成为当下最红的女星之一。

    今天是8月20,日历上显示着是农历7月15,今早出门匆忙我也没来得及看日历,没想到我和庄世晨死在了同一天,也没想到今早我还是默默无闻的池妤,晚上就变成了庄世晨,这也是我命里的定数吗。

    我在沉思的时候,没有在意楼下多出了好多影子,直到一个影子爬上了树梢,我才缓过神来。

    面前的这个影子穿着白色衣服,冲我眨着眼睛,待我看清眼前这个影子的时候我后退一步,本想大喊一声‘鬼啊’!但是又怕别人觉得我是神经病,我假装平静不想让面前的鬼发现端倪。

    没想到我重生后还能有看到鬼的功能?我假意欣赏风景,实则是眼睛在细细的看着楼下,果不其然,今天是鬼节,医院墙根处贴了许多影子,就连白无常也在健身器材上锻炼,然而这些旁人是看不到的,他们只会以为那是风吹动了健身器材。

    那个鬼见我没有理他,就穿透玻璃飘了进来,我心中一惊,没敢去看他,脸上仍在装着淡定,实则心里的鼓已经快被打破了。

    “嘿嘿。”那个鬼阴森一笑,余光可以看到他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牙,声音也让我感到难受,那种感觉又冷又湿,仿佛我的阳气都快被他吸走了。

    “你能看见我?”他飘到了我的面前,用眼睛在我脸上扫来扫去,看的我好不舒服,随后又想起我这美丽的脸,顿时那种害羞的感觉就没了。

    你愿意看就看吧,但愿你不是色鬼就好。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能看见我。”他像是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我依旧面无表情,那张惨白的脸谁稀罕看。

    “有虫子哎。”

    我连忙后腿一步,看看身上有没有虫子,从小到大我最害怕的就是虫子,没想到这个鬼一下子就能说到我所害怕的东西,难道他能看穿我的心事?

    “你还说你看不见我。”他的脸从我脸前移开,躺在了真皮沙发上。

    我转过身,对他说:“你信不信我开灯晃死你?”

    他在暗处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总觉得他在贱兮兮的看着我。

    “现代社会了,你以为能在阳间停留的鬼都是菜鸡吗?”他漫不经心的说着,这种语气让我很反感。

    “那你要干嘛?”我的声音有了怒意,一个陌生男鬼闯进我的屋里算什么好汉。

    “不干嘛,你在窗前站着,我是被你的脸吸引过来的,你的脸真好看。”话里尽是挑逗的语气,随后又顿了顿,说:“只可惜那不是你的脸。”

    我轻笑,说:“这你都看出来了?色鬼。”

    “哎!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色鬼!”

    没有理会他的话,我拉上了窗帘,凭着感觉找到了灯的位置。

    ‘咔嚓’一声,室内亮了起来,那个男鬼被晃得闭上了眼睛,我冷眼看着这个脸上打了最白一号色的鬼,他痛苦的捂住了双眼,嘴里还哼哼唧唧的。

    “喂,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一下啊,我快被晃死了。”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带着一脸怨气的看着我。

    我这也才注意到他的长相,长得不错,眉眼俊朗,鼻梁高挺,扁薄嘴唇,加上那一个大白脸,活脱脱的就是一白色奶油小生。

    “这是我的屋,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未经我同意就擅闯的房间,我还没质问你,你反而先怪起我来了。”我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仔细的看出,我坐的地方沙发是凹陷的,而那个鬼坐着的地方是平整的。

    轻飘飘的一个鬼,风一吹不就散了。

    “你这么美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四处飘荡的鬼吧,天一黑我们就要躲到阳光没有的地方才能存活下去。”他话说的可怜,但我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你可怜关我什么事,为什么没有无常来接你?”我横着眼睛看着他,他吐了吐舌头,低下了头。

    “我们这些自杀的鬼他们是不收的,而且就算收了我们也是下地狱遭受折磨,与其那样倒不如在阳间躲躲。”

    “自杀?”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自杀的人不被无常接走,那他们是不是要一直存留于世间。

    “是啊,不过我也是不想的,我就是站在楼顶上,本想拍一个美女,没想到失足掉下去了,然后无常说如果接走我的话是要下枉死地狱受刑的。”他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抱住了自己,然后嘻嘻一笑,说:“我可是为了拍你才死的”。

    “你是为了拍庄世晨才死的,与我何干。”

    不过他也让我知道了新的地狱名字,枉死地狱,这是我知道的第二个地狱的名字,之前的刀锯地狱已经让我心惊胆战了,不知道这个地狱又会是什么刑法。

    他立马露出了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我看的心生厌烦。

    我说:“那你就要一直在人间飘荡,你这样可是投不了胎的。”

    “你以为我想啊,你知道我们自杀的鬼多惨吗,每天都要重复自杀的情景,我也不想每天都经历一遍从15楼摔在地上的感觉。”

    原来自杀死去的人每天都要经历一次自杀,他们为了不在地狱受刑,每天都要经历一次来自心底的痛苦,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可恨了。

    我问他:“你死了多久了?”

    他想了想,说:“一年多吧,我也就是去年这个时候死的,当时庄世晨在影视基地拍戏,你知道吗,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我看到第一眼就爱上了她。”他话说的激动坐直了身子,空洞的双眼发出了光,接着说:“我当时在商场楼上见到了她,由于从商场窗户看她不方便,我就和我的几个哥们爬到了商场楼顶,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我感觉的到我离她很近,谁知我正想拿手机拍下她我就从楼上掉了下来。”

    他又躺了下来,身体蜷成一团,头枕在沙发扶手上,似乎在想着那天发生的事,眼里充满了不甘和伤心。

    “我当时摔下来的时候还在想,希望她不要看见我,不要被我吓到,可是还是让她看到了,她被我吓的不轻,我当时真恨啊,要是我死的远一点就不会吓到她了。”

    亲娘嘞,还是个情种,自己都死了还要惦记有没有吓到人家。

    “我死了以后就一直跟着她,这不,今天她死了,我在外面哭了好久,后来看到白无常把你送来了,我找到了你的屋子,看到你在窗口旁站着,就想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竟然能看到我。”

    “你不去看看你的家人吗,你死了以后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

    要是我早点有见鬼的能力,父母死后我是不是也能看到他们。

    “我家是农村的,我来城市打工,爸妈在老家,他们知道我死后都很难过,他们年纪大了也没有精力来料理我的身后事,还是我那几个哥们把我送去火化的,我是在这个城市死亡,骨灰也在这个城市,我也出不去,也看不了我的父母。”

    有父母想见却见不到,这比每天要经历一次自杀还要痛苦吧。

    “那你平时都在哪啊,也是这么四处飘荡吗?”

    他闭上了眼睛,说:“我和那些有坟墓的鬼不一样,我的骨灰存放在火葬场里,我在鬼魂中属于没有家的存在,白天躲在黑暗处,晚上也只能在没有风的地方,要不我会被吹散的。”

    “我要不找人安放好你的骨灰吧,做个鬼都没有安身的地方,也太可怜了。”

    话是这么说,我又想起了自己,我自己的骨灰又在哪里,她被谁领走了,她现在又在哪,是否已经被安葬好。

    “嘿嘿,那就谢谢你啦。”他看着我,那个眼神让我觉得我被骗了。

    “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不是不是,我是来看看世晨的,没想到你的心地那么善良,我一定会保佑你的。”

    我轻笑,说:“你还是保佑你自己吧,我劝你还是跟白无常走吧,这么一直在人间飘荡也不是个长久之计,而那所谓的枉死地狱,你没有进去过又怎么会知道里面的恐怖,受刑之后还可以投胎,好好做人。”

    他点了点头,我没打算他能听进去,就是觉得这世间无法转世的阴魂还是蛮可怜的,至于那地狱,说不可怕都是假的,这么说也是为了让他放下心而已。

    “那我走了,不耽误你休息了,今天跟你说了一会话我很开心,我死了一年多了也没和谁好好说过话,谢谢你啦!”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看他起身要走的感觉,我连忙叫住他,那就好人做到底吧。

    “张毅,走了。”

    他扔下一句话,就从窗外飘了出去,我来到窗外确定没有什么鬼之后就关上了灯。

    躺在床上,脑子依旧搜不到关于庄世晨的信息,而她的命,我该怎么活下去。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章 第七章我可以见到鬼,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