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真惨啊。”

    我前面的男鬼啧了啧嘴,然后就关上了门。

    “怎么了啊?她不是白无常吗?”我问他,因为刚才的样子真的是可怕至极。

    他说:“你新来的你不知道,你也看到刚才他们把她拉进那个屋子了吧,也就是走廊尽头的那一间,这个楼的每一层的最后一间都是地狱的一个入口,我们这层楼是十八层,她也就进了第十八层--刀锯地狱。”

    我心中一惊,原来地狱是存在的,而他就在走廊的那个尽头,来的时候我也没有发现我原来是在这层楼的第十八层,地狱与我之间只有那一个走廊的距离。

    我问:“刀锯地狱是什么?她犯了什么事啊?”

    那个人答:“刀锯地狱啊,就是犯了偷工减料、欺上瞒下、拐诱妇女儿童、买卖不公的罪,被打入刀锯地狱,受刑者会被*衣服,呈“大”字形*于四根木桩之上,由裆部开始至头部,用锯锯毙,不过这也只是从前的传言,我们谁也没有进去过,不过进去的人也没有出来的时候,据说进去的就算活下来没个几百年是出不来的。”

    那个人说完也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我心里的震惊随着他的话逐渐上增,这看起来与人间无异的高楼,内部居然是这么恐怖,我回到座位上,说不出来的难受,可能死后没有心跳,胸腔的位置像缺了什么一样,没有心脏的跳动,这一刻我也接受了我已经死了的现实。

    “你不用担心,我们是不会受到惩罚的,说实话我来了这么久,那个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受惩罚的人呢。”苏苏安慰的话在耳边响起,我也感受不到一丝温暖,我舔了舔嘴唇,发现嘴唇早已干裂。

    我无力的对她说:“我知道,我就是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会受到那种惩罚,属实可怕。”

    苏苏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这里的老大,也就是阎王,他最讨厌别人欺骗他了,但是平时对下属又很宽厚,福利待遇都不错,就是不允许别人欺骗他,总有一些人认为阎王好欺负,去挑战他的底线,下场无一例外的惨。”

    “我想问,这世上每天都会离开很多人,阎王一个人管的来吗?”这是我心中一直存在的疑问。

    苏苏挠了挠头,说:“我也不太清楚哎,别人说阎王平时的事都是由底下的人员去做,为了他们的办事效率,阎王会奖励出色的优秀员工,同时也会让员工互相监督,一旦察觉到别人办事作假就可以举报的。”

    我问:“那福利是什么啊?”这当了鬼还能有福利?

    “就是每年清明鬼节的时候都可以回到阳间去看家人,但是不能接触他们,否则家人寿命大减,还会生病,或者去鬼市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见她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认真的给我讲述这些问题,我不禁小了笑,对她说:“你懂得还真是不少。”

    苏苏好像很得意的样子,嘴角上扬道:“那是当然,我在可有200多年了。”

    “啥?”我知道问别人死了多久的问题不礼貌,但听到她在这里这么久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疑问,她穿的衣服很时尚,一点也不像清朝时期的老姐姐啊。

    “嘿嘿。”苏苏低头一笑,说:“你可不能嫌弃我年龄大,我还是小朋友呢。”

    “知道了小朋友,你最可爱了。”我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低头叹了口气,这么年轻可爱的小姑娘,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呢,她去世的时候家人该会有多伤心难过啊。

    “你怎么啦?”她看我低下头,便询问我。

    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

    我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里就传出一阵响*,就像是下课的*一样。

    “下班了下班了。”办公室的人走了出去,我坐在这里不知所措,下班之后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李姐走了过来,对我说:“跟我来,我给你分配下宿舍。”

    宿舍?我活着的时候是个辛苦的打工人,死了也是打工鬼连个房子都没有,我此时后悔极了,如果生前都多交点朋友,死了以后他们给我烧个纸房子该多好啊。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跟着李姐走下了楼,来到第五层,我数了数,五层一共有20个房间,来到了5-504,李姐打开了这间房,开了灯以后我被屋里的装饰给惊住了。

    客厅里,琉璃吊灯,上面的吊坠发着好看的光芒;液晶电视,比我在阳间用的还要大,沙发,地毯,电脑,应有尽有。

    我走进屋里,卧室就是普通的一张床,没有什么装置,洗手间内有个很大的浴缸,竟然还有全自动洗衣机?

    我的天,这不亚于高档宾馆了吧,我看向李姐,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问她:“姐,这是给我一个人住的吗?”

    李姐不以为然,说:“是啊。”

    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做了鬼以后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姐,那我每个月用不用交房租啊。”

    “不用啊,这是公司职员应有的,你先休息吧,明早7点上班。”

    “好,谢谢李姐。”

    “不用客气。”

    李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躺在了床上,屋子里有着淡淡的薰衣草香薰的味道,是我喜欢的味道,原来做鬼也是这么有情调的啊。

    没想到我在阳间的那几年不如意,在阴间还能享受这么好的待遇,百年之后,我是不是也可以混个李姐的职位,来接待别的人。

    要这么一直在地府做工吗,要做多少年,会不会一千年以后我是在地府工作,那个时候阳间会是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我坐了起来,苏苏在这里待了200多年,我呢,想起我在人间的26年,父母去世后每一天都过得很难熬,本以为来到地府可以转世,没想到又继续停留在这里,这是不是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那不是要一直痛苦,甚至不知道这份痛苦会延续多久,是一百年,还是五百年。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扰乱了我的心绪。

    我打开门,看见苏苏在我门口,她换了一套裙子,依旧带着好看的蝴蝶结。

    我点头示意她进来,她坐在了沙发上,倒也不见外,用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我的屋子。

    “你的房子跟我的差不多,这里装修的已经很好了,我刚来的时候都是茅草房。”

    “我刚过来没多久,也没什么招待你的,喝口水吧。”我在饮水机那接了两杯水,放在了我和苏苏面前的茶几上。

    苏苏接起水喝了一口,说:“不用招待什么,我在508,随时来找我玩,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我坐了下来,心里还是对下午的事有余悸,又不知怎么开口问苏苏。

    苏苏用眼睛打量着我,说:“你是想问什么吗?随便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谢谢啊,但是我很好奇,觉得你好有亲和力,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你的朋友应该很多啊。”

    来到这里还不到一天,苏苏热心的讲解了我不懂的事,按理来说,她这种性格应该有很多朋友的。

    “我啊。”苏苏叹了口气,道:“倒也不是对谁都这样,你知道的啊,人呢,性格都是不一样的,死人呢,更是不一样了,这里的鬼都怪的很,与我年龄相仿的也没多少。”

    是啊,200多岁,一屋子能有几个200多岁的人啊。

    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又说:“我的意思是没有几个看起来与我外貌相仿的,这回你明白什么意思了吧。”

    我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你好像总能看出我的心事。”

    “嘿嘿,没什么。”她把头看向我,又说:“你相信轮回吗?”

    “轮回?以前不信,现在信了啊,在我来的时候还看见一个老奶奶去投胎了。”

    她低下头,轻声道:“是啊,是有轮回的。”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吗?还是我说什么话让你不高兴了?”

    她摇了摇头,说:“没有啦,因为我就是管理轮回的使者,可以看到每一个出生的人的轮回,也就是她的前世。”

    前世?我的好奇心来了,我前世是不是做了什么孽,今世这么惨。

    我问:“那你能看到我的前世吗?”

    她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神情看着我,那一刻我相信她是活了200多岁的人,她的纯真的眼眸怎么会有这种神情,神情中的岁月,是模仿不出来的。

    “你相信吗?你的前世,是我的姐姐。”

    “姐姐?”这确定不是什么狗血剧吗?怎么我一死就多了个妹妹?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眼前比我大几百岁的人,想从她的脸上找到熟悉感,可是却找不到。

    “是啊。”她舒了一口气,沉声道:“我是清朝一个官宦人家的二小姐,母亲早亡,比我大10岁的姐姐一直在照顾我,叫苏瑜静,后来我在16岁那年失足落水,当了两年的水鬼,后来才有白无常过来接我,那时候地府还是乌漆嘛黑的样子,成日有怨鬼在这里飘荡,那个时候还有十八层地狱,以及奈何桥,我没有选择投胎,而是选择留在了地府,因为我想看看姐姐。”

    “我在地府一直飘荡着,后来阎王给我安排了一些工作,那个时候我们还是用生死簿来看人的寿命,我知道姐姐不久于人世,就一直在黄泉路那里等她,在我死后的第20年,姐姐郁郁而终,我也终于看到了她,姐姐选择了投胎,我留在了地府。”

    “直到地府的科技发展上去了,我们管理起来才更加方便,我可以看到每个人的前世,也可以看到他们去投了什么胎。”她顿了顿,眼睛看向我,说:“你是我姐姐的第三世。”

    “啊?”她说了一大段话,我还是不能接受,原来我的前世是她的姐姐,怪不得她这么热情。

    “我是你姐姐吗?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但是我心里有个疑问。”

    我问:“什么疑问?”

    她说:“在姐姐转到你这世之后,我看了你的寿命,你是可以活到70多岁的,为什么现在就来到了地府,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差错。”

    我再一次震惊,一个人的命数不是定好的吗,为什么我会提前死亡,我这条命还能活70多岁,是让我孤独终老吗,这条命与其那样,还不如早点死了。

    “原来我能活这么久,没关系,早死早解脱,毕竟我在人间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每个人的命数都是定好的,一生经历的事也是定好的,如今你提前死亡,会影响到很多人。”她停了停,又说:“姐姐,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面对这个比我大200多岁的人,我也不敢惹她生气,她愿意叫就叫吧,反正我也不吃亏。

    “可以啊,反正我在人间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她开心的笑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像之前一样甜美,仿佛又变回了十六岁的样子。

    “你的死亡是有人插手,我觉得那个白无常有很大的嫌疑。”

    “那她为什么要让我提前死亡?我不可能得罪她吧?”想起白无常下午凄厉的声音,我打了个寒颤。

    “因为每接到一个鬼魂,他们都会有收入提成,以往为了提成提前终止人的性命也是有的,有的时候阎王不会发现,谁知道今天呢,是不是被发现了呢。”

    原来地府也搞人间那一套,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他们是鬼,自然也不担心人的生命,想夺就夺,想杀就杀。

    我很难想到我在70岁那年的样子,是儿孙满堂,还是一人在家中死亡都不会有人发现,我的遗体已经火化,即便阎王能让我复活,我也无法复活,这就是命吧。

    这世界上的阴差阳错还少吗,即便我能活到70岁,我对这个世界又能有什么影响呢。

    外面的一阵脚步声传来,走到我的门口停了下来,敲门声响起,我和苏苏对视了一眼,会是谁呢。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章 第四章阴差阳错,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