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被惊醒,身子猛地坐了起来,一颗汗珠从脸颊划过,似乎还处于那场大火之中,那场火的温度好像还在我身边环绕着。

    我回过神来,原来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那场梦很真实,真实到我现在依旧感觉热。

    “好热啊。”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是我的错觉吗?

    “你觉得热啊,那我拿远一点好了。”身后响起苏苏的声音,我转过头,原来是一个小太阳坐在我旁边。

    我指着那个东西,眼里发出了震惊的光芒,我们鬼也可以烤这个的吗,我们不是凉鬼吗,不对,鬼不是没有温度的吗,怎么会需要这个呢。

    “这个啊。”苏苏指了指她手里的小太阳,说:“这个不是小太阳吗,阳间也有的啊,我看你睡着了,怕你冷就拿过来给你用用。”

    “谢谢啊,我知道这个是小太阳,我的意思是我们是鬼也可以烤这个吗?”

    “当然可以啊,我们阴间的鬼和阳间的人是一样的。”

    我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看到手上的汗珠又愣了一下,喃喃道:“原来鬼也是流汗的。”

    苏苏问:“你怎么了啊?”

    我摇摇头,说:“没事,做噩梦了而已。”

    然而我的一句话却惹来屋内所有人的注意,他们把头抬起来,目光都看向我,我一时间被看的有些发蒙,不得不去寻求苏苏。

    我小声道:“为什么他们都看我啊,我说错什么了吗?”当鬼真痛苦,真不知道什么话会惹得这些前辈鬼不开心。

    苏苏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有些为难的看着我,说:“鬼都是不会做梦的,一旦做了梦他本人就会有大事发生。”

    “上一个做梦的已经魂飞魄散了。”

    屋里有个人补了一句,同时也让我的心情跌落谷底。

    做人已经很难了,没想到做鬼也难。

    苏苏连忙安慰我,道:“许是你刚来还没有适应,还在想你在阳间的事吧,别担心,慢慢就好了。”

    我扯了下嘴角露出了勉强的笑容,待苏苏离开之后我的身体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软弱无力,我用手撑在桌面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与别人无异,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魂飞魄散是什么意思,往往在看电视剧的时候,那些鬼魂飞魄散都是惨不忍睹的。

    看着面前的平板,我一时间神情恍惚,我真的死了吗,我是不是还没有梦醒,我的遗体又在哪,她有没有被火化,撞我的人有没有被抓起来。

    我轻笑一声,他那么有钱,就算真的杀人了,也不会被抓起来吧,他可是上市集团的董事长呢。

    和我一样的年纪,就坐拥无数家产,富豪名人都仰慕于他,千金小姐为了接近她也费劲了心思,我要是说我与这个人曾有过婚约,估计谁也不会信吧,他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而我只是这社会上一个为了吃饱饭的穷人罢了。

    那场火,一定是他放的,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我面前,既然放了火,为什么不让我死掉,为什么还要我活在世上,让那场火灾来折磨我,生不如死。

    下午三点,顾家别墅。

    顾渊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桌子上摆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照片,就在上午,他开车撞了她,他没想让她死,没想到她那么不经撞。

    对面的人慵懒的躺在另一座沙发上,他表示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的想法,既然爱她,为什么要撞她。

    “顾渊。”躺在沙发上的人开口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她可是死了,你就不怕警察抓你吗,啊,也对,你还能怕警察?”

    那个‘她’在这个人的口中就像不值钱一样,把生死说的那么轻,就像死的是一只蝼蚁。

    顾渊轻笑,眼里却是冷漠,把茶放在茶几上,缓缓说道:“这不就是钱的问题,你还用问我?”

    沙发上的人坐起来,看着他说说:“我就不明白了,她离开你那么久,你特意找她,然后开车撞她?她不就是先提出的分手吗,怎么你这么记仇,三年都得去把这笔仇报了,我都开始害怕了,万一我哪天把你得罪了,你再来开车撞我,我妈可就我这一个儿子。”

    “你想的美,我可没那个时间,不过说来也怪。”顾渊顿了顿,想起今天上午那个场景。

    明明是他开车碰了一下她的电动车,便及时停下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车子是借来的,而车主现在在派出所,当顾渊赶到医院时,那个人已经死了。

    “真是不可思议。”顾渊转过头对他说:“皓子,我要说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她就飞了你信吗?”

    那个被叫做皓子的人名叫井皓,是顾渊的发小,家境殷实,是个不学无术却又没什么坏心眼的富二代。

    “哈?你开的是车,她骑得是电动车,你也不能把车和电动车的力度相比较啊,你糊涂啦。”

    “我没糊涂,我顶多是碰到车后座就停下来了,但是她就飞起来了。”

    那个力量就连撞到人都不会受到伤害,他也无法忘记池妤被撞飞时他的样子,他恨不得马上下车去看那个女人,但是他又怕别人会发现自己,就没有下车,事后他给了车主一大笔钱,让他帮自己顶罪,然后连忙去医院,可是她已经躺在床上没有呼吸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吗。

    顾渊喃喃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下午5点,我觉得我好像舒服了很多,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像是压在心上的石头突然消失,苏苏告诉我,我人间的遗体被火化了。

    一般来讲都是死后好几天才会被火化,但是我怎么会当天死亡当天火化呢,我冷笑,顾渊就这么心虚吗,撞完我直接火化,还会怕我的尸体向这个世界吐露什么秘密吗。

    我的骨灰又会埋在哪里呢,我希望和我父母埋在一起,但愿顾渊心中还存点阴德,可以了却我这个心愿,要不我真的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外面一声尖叫声响了起来,我仔细一听,那个声音好耳熟。

    “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了,饶了我吧!”

    声音刺耳凄厉,响透整间办公室,有的人好信出去看了看,我也跟着出去了,只见走廊尽头,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拖着白无常,也就是接我来的白无常,白无常的惨叫声在走廊内回荡,那两个男人像个没听见一样一直拖着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

    瞬间,声音停止。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章 第三章原来鬼也会做梦,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