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面对眼前一群人异样的眼光,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是我刚来与他们格格不入吗?

    一个美丽姐姐走了过来,拿起了纸巾递给我,说:

    “许赫没让你去收拾收拾吗?”

    “啊?没有啊?收拾什么?”我接过纸巾,一时间还没有意识到我该做什么。

    “你脸上还有血,我们这里有专门的人员来帮死去的人化妆的,他没有让你去隔壁清理一下伤口吗?”

    我这才想起来我脸上还有血,这里没有镜子,也不知道我的头烂成什么样了,他们用怪异的眼神看我,估计也是想起了生前可能遭受过不幸的样子吧。

    对面的姐姐声音婉转好听,高挺的个子,配上一身的职业装,放在市面上,就是一女强人的模板。

    “没有啊,他直接把我送到这就离开了。”

    另一个人走了过来,看起来要比我小,说起话来还露出两个小虎牙。

    “你指定是得罪他了,他这个人很小心眼的,有点事就记仇,主要他还不告诉你他生气了,然后在背地里阴你。”

    我仔细想了想,我们没说几句话,怎么就得罪他了呢,对了,刚才好像问他什么时候死的来着,这个鬼也太小心眼了吧,怪不得死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个助理。

    我心虚的说着:“嘿嘿,我是刚来的,可能是说了什么他不喜欢听的话吧。”

    高个子的姐姐说:“没关系,你也别放在心上,苏苏啊,你带她去化妆间吧,然后在柜子里找一套衣服给她。”

    “好的姐姐。”然后转过头对我说:“你跟我来吧。”

    这种感觉怎么让我想起了刚找工作的感觉呢,我是不是错了,就算去投胎我也不会记得前世的事情,在这里工作,得工作几百年啊,我恨!

    我和那个苏苏走出了办公室,她穿着萝莉裙,梳着双马尾,扎着蝴蝶结的头饰,身高比我矮不了多少,这么可爱的姑娘却让我心生惋惜,为什么在最可爱的年龄去世了呢。

    “前面就是化妆室了,进去的时候不要被吓到,里面的化妆师可能再缝合身体,我叫苏瑜安,你可以叫我苏苏,大家都是这么叫的,对了你叫什么啊?”

    “我叫池妤,水池的池,女予的妤。”

    “哇,名字真好听,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嘿嘿,我知道这首诗。”

    这句话一说出口,让我心头猛地一震,曾经何时我是多么喜欢这首诗,可后来我巴不得这首诗从世界上消失,不希望有任何人再提起。

    “到了,有什么事叫我哦。”

    “好,谢谢你。”

    “不客气啦。”

    眼前写着‘化妆室’字样的屋,下方还有一行字,“闲人免进!”特意用红字写的,这里面会有什么秘密呢,带着好奇我推门而入。

    进门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化妆师戴着口罩和手套面无表情的把一段肠子塞进面前躺着的人的肚子里,手法粗糙的像是处理绳子一般,配上屋子里血腥的味道,我胃里开始一顿翻江倒海。

    我跑到屋外,扶着墙一顿干呕,却是什么也没呕出来,眼泪在眼里打转也没有流下。

    活了26年,就算看恐怖片也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走廊里回荡着我的干呕声,都给我整不好意思了,被躺倒的人听见了得多不好,他受那么严重的伤,临走前一定特别疼,死后被我看到了还一顿干呕。

    我抚平了心情,再次走进化妆室。

    化妆师见我再次来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小姑娘胆子挺大的啊,之前有好多人单看流血的鬼都哭天喊地的,你呕了几下居然又进来了。”

    说着用线缝合了躺着的人的肚子,拍了拍对他说:“几天以后过来拆线,别投胎的时候整的不好看。”

    那个人摸了摸肚子,然后盖好了衣服,我走上前,发现那人面露凶狠,即使做鬼没有痛觉,他也面部狰狞,似乎还能感受到肚子的疼痛,他见我走来,起身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走了。

    我害怕的后退两步,那个化妆师见状对我说:“不用害怕,过来吧,让我小助理给你好好清洗清洗。”

    在一个白帘子后面走出一位穿*服的*姐姐,同样也戴着口罩,手上拿着刚浸湿好的毛巾,我坐在了她的身边,她用毛巾轻轻擦拭我头上的灰尘,又用药棉处理我的伤口。

    对比刚才那位,这位姐姐可算是天使了,即便我感觉不到疼,她也是这么的小心谨慎。

    擦好后我坐在了那个化妆师面前,他拿出一根针,针上窜好了线,抬手示意让我低下头,我看了眼针咽了口口水,低下头不敢睁眼去看。

    “不用害怕,不疼的,你是投胎啊,还是来这工作的啊,小姑娘还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啊。”

    “我是在前面办公室工作的,今天刚来,里面的人员让我来这里化妆,是化妆对吧,我看这里也不太像啊。”

    察觉到他手上的动作停止,我才抬头睁眼看了眼这个屋子,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姐姐,有几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看起来与一个诊所无异。

    “什么化妆啊,那说的好听,是怕那些鬼不敢进来,身体不完整不好投胎,就一破诊所,*这行这么多年还没碰过什么化妆品,每天拿的最多的就是刀和针。”

    *姐姐拿过一面镜子让我看,我脸上的血已经没有了,头上坏的地方也被缝合好了,只有几缕黑线停留在头上,许是这个化妆师见我是女孩动作温柔一些,刚才的动作没有像缝合刚才那个人的动作那么粗暴。

    “那你们每天都要遇到像刚才那么可怕的鬼吗?”

    “干这行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那有着一只手拿另一只手的,头被砍去半个的,身体残缺的人太多了,我以前就是外科大夫,拿了一辈子的刀,来了这里上面说给我安排工作,我当是什么工作,结果又是这个,一开始那几天我也是天天吐,后来习惯就好了。”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倒也不见外,身边的*也在认真听,从进来到现在她也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女孩天天看这些东西就不会做噩梦吗?

    “你刚才缝合我的时候动作还是很温柔的,刚才看你给那个人那样缝都给我看害怕了。”

    “哈哈。”他笑了两声,说:“那个人啊,是作恶多端的坏人,把他送进来的人说他是欠了别人的钱,不想还不说,还跑了,逃走的时候身体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身体刺进栅栏的尖尖上面了。”

    我胃里又忍不住翻涌,他见我这样样子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么重口的事,果然不是人才能干的。

    我问:“那如果没有缝合好会怎么办?”

    “刚才那个我随便塞进去的,投胎以后肠胃可能就不太好,谁叫他罪有应得呢,上辈子造那么多的孽,下辈子遭罪去吧。”

    “老医生,今天那个人给我看了一份广告,上面有内容说是不用家人烧纸,就会有工资,我想请问,人如果去投胎了,那上面烧的纸还有用吗?”

    “有啊,大部分人来到这是要还清自己的罪孽的,还罪也就是干活,这期间是没有钱的,但是家人要是给烧纸的话就会有钱,也不会那么受苦,但是如果不想还罪直接投胎的话,那么下辈子百分百是个苦命了,就比如刚才那个,一看就是恶鬼相。”

    我不禁苦笑,我这一辈子过得这么苦,是不是上辈子没有去还债,人是不能贪图享乐的啊。

    恍然想起我来这有一段时间了,起身就准备告辞,那个大夫还挺热心,让我有空再来,我一想起刚才那个肠子满地的样子就恶心,连忙摆手,好好的工作不做,我可不来这里看血腥场面。

    我回到办公室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苏苏拿出一套衣服放在了一个空着的桌子上,对我说:“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里面的人很多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把与那个大夫说话的事情告诉她,初来乍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高个子姐姐拿了一摞资料放在那个桌子上面,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桌了,每天也就是整理本市人类的寿命,如果寿命快到要提前准备,通知下属白无常或黑无常去接人,记住白无常接的是普通人,黑无常接的是恶人。”

    我坐了下来,把资料打开,上面写的都是本市人的寿命,高个子姐姐又给我一个平板电脑,上面的人物对着资料上的人物,她指着人物身后的数据,数据显示的有寿命和善恶值。

    “当恶值超过50的时候,就要把他判定为恶人,不过也有变化的时候,也就是恶人向善了,这个恶数值会减少,但是善值不会增加,等到这个人寿命将至的时候,你就要联系黑白无常了,电话在桌子上,可以随时打给他们。”

    第一次面对这种东西,我是又兴奋又好奇,电脑上显示的数据很充实,包括生辰八字,身高喜好,家庭住址,都写的一清二楚,这么看别人的简历好爽,可惜我死了,没法在人间玩这么好玩的事了。

    “姐姐,那把这些人抓过来会怎么办啊。”我手指着上面一个恶值超过80的恶霸,这个人竟然还能活80岁,真是恶人活到老。

    “我叫李芳华,叫我李姐就可以。”

    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那辈的人啊,我这才想起,要想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死的,看她的名字就知道一二了。

    “到时候黑无常会把他带去干活,别看能活到80,那也要把罪孽还完才能去投胎,恶人自有恶人磨的,这里的黑无常可比他们恶多了。”

    她给我讲解了一通,我明白了个大概,我是掌管善恶值给他们电话的,屋里还有安排投胎任务,安排干活的任务,看起来不是很难吗。

    但是这个想法仅在五分钟后就被我打消了,一个城市那么多人,善恶值不断变化,我看的眼睛都花了,最后只盯着那些寿命快到头的人。

    我的寿命到头了,但是我更希望这个城市的人活的更久一点,更久一点。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章 第二章池鱼思故渊,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