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是我死去的第二个小时。

    我的尸体躺在医院的太平间,我的灵魂被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姐姐带走了。

    我是被好心路人送往医院的,我在救护车上感觉到灵魂正在抽离身体,就像有人拽着我一样,我的灵魂从我的身体坐了起来,下半身还没有拽出来,就这样,我亲眼见到我躺在救护车的床上,然后送进了医院,然而到了医院没有人垫付我的医药费,我也错过了最佳抢救机会,好歹再抢救一下啊。

    我的灵魂在宣布死亡的同时也完整的从身体抽离开,*在我的身上盖上白布,然后推入太平间,我的26年就此结束。

    一束白光后,一辆车出现在我的面前。

    接我的车是辆没见过的车,由于上车匆忙,连车牌号都没看清,开车的人车技很好,一路上我都没觉得颠簸。

    事实上,这辆车根本就没有轮子,它是飘在空中的,车子即使撞到路边的行人,也只是从他们身上穿了过去。

    我对一切都很好奇,原来死后竟然是这样。

    “去哪?”我问。

    白裙子姐姐:“去投胎,还能干嘛?”

    她身穿白色长裙,黑色长发随意披散,这在我脑海中不得不浮现出一个形象。

    “你是白无常吗?”

    白裙子姐姐:“是啊。”

    “你的长舌头和哭丧棒呢?你的铁链呢?我们不走黄泉路吗?”

    白无常:“你很吵哎,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刻板印象,谁没事拿个鸡毛掸子到处晃啊,是要走黄泉路的,但是去黄泉路也要走一段时间的。”

    “为什么我们撞到路边的人也只是从他们身上穿过去,不会撞到他们。”

    白无常:“因为我们和他们的世界不一样,所以他们看不见我们。”

    “哦,那为什么我们还可以看到阳光啊,鬼不是不能见阳光吗?”

    车子是有玻璃的,阳光却照不进来,就像是玻璃上开着阳光一样的灯。

    白无常斜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没有见识的傻子一样。

    “你现在算不上鬼,就是一个魂魄,我们这个车可是经过高科技制造的,阳间的光当然不会伤害到我们,不过你要是现在下车一定会被阳光烤的魂都不剩。”

    我闭上了嘴,车开的很快,这也才看清了我居住三年的城市居然有这么大,以往我每天就是两点一线,上班回家,根本没有时间去逛街,游玩。

    车开到了城市尽头,周围的高楼逐渐消失,一条若隐若现的路在我面前呈现出来。

    不管世上何雄名,死后都往鬼门关。关外生人犹歌舞,关内魂过黄泉路。

    两小时前,我像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去上班,工作虽然辛苦,好在不用和太多人接触。

    我本以为可以平淡的度过这一生。

    直到那辆车出现在我面前,结束了我这个想法。

    车里的人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没有看清他的脸,但是那个笑容我不会忘记。

    就犹如我们分手,他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你会后悔的。”

    那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结束了两年的恋爱,放弃了一切,来到这个没有人认识我的陌生城市。

    随便找了个工作,来养活我自己,尽量去忘记那些事,但是那些回忆每晚还是会找我,许是他们不想让我忘记,越努力的不去想,他就越清晰。

    没有想象中的过了鬼门便是漫山的彼岸花,也没有所谓的奈何桥,进了鬼门后,这里的一切与人间无异,只是抬眼向上望去,这里没有人间的蓝色天空,上方是混沌一片,让人看不清这其中有什么。

    白无常把我领进一个高楼里面,我的面前坐满了人,她让我找个地方坐下,然后就走了。

    临走前我听到她和别人的对话。

    “你这个月接了多少人啊?”

    “才接了10个,这马上就要月底了,业绩还不达标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了。”

    “什么办法啊,上次老黑为了达到业绩,插手管了阳间的事,结果那个魂魄来到地府,才发现人家还有好几年寿命呢,老黑被折磨的老惨了。”

    “算了算了,还是慢慢等待吧。”

    我听了他们的话不禁失笑,原来鬼也要冲业绩。

    我回过神来才好好打量起我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上课一样,每个人坐在座位上,大多数都是老年人,他们瘦弱的身体,坐在那里,像是排队领什么老年福利一样。

    前面的人似乎在说些什么,一个身影,不,确切的说是鬼影走了过去。

    我努力去听也没有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脖子抻的老长也没有发觉。

    “姑娘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是我右侧的人发出来的。

    是个老奶奶,不过看起来要比别的老奶奶要瘦的很多,双眼空洞,头发花白,皮紧紧地贴在骨头上,双手就像是骷髅一样蜷缩着。

    “奶奶,你是在说我吗?”

    那个人点了点头,随后又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的人开车都不长眼睛,我一个亲戚也是这样去世的。”

    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身子,身上都是土,伸手摸了一下头,血早已凝固了,我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吧,被车撞的飞起没有断肢就不错了,也不知道我的尸体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太平间冻着。

    来现在的城市的时候我和家里断了一切联系,这个城市除了一起工作的同事老板就没有认识的人了,只希望警方通知同事或者老板的时候他们可以把我送去殡仪馆火化一下,我会在下面保佑他们发财的。

    “韩桂芬。”前面的人喊了一个名字,我身边的老奶奶走了出去。

    那个人抬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眼手中的资料,说:“77岁,饿死家中。”

    老奶奶点头应了一声。

    我心中一震,怪不得她那么瘦,就连做了鬼说话都没有什么力气。

    “资料显示你有儿子儿媳,但是他们不养你还虐待你,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到阳间报复他们,但是你就不能投胎了,如果他们请高人做法你就会魂飞魄散,二是选择遗忘,再次投胎到人世间。”

    老人叹了口气,说:“活着本来就不容易,我还折磨他们干嘛,我还是好好的走吧。”她的声音如同枯树枝一样刺在我的心中,谁生下儿女的时候都希望自己晚年会儿孙承欢膝下,安度晚年吧,没想到晚年竟落得如此凄凉。

    在座的老人听到她说的话,都不禁叹气,想流下眼泪,也流不出来。

    “嗯,那边去排队吧。”

    前面的人指了一下另一个房间,老人推开门进去了,进行下一个轮回。

    谁知道下一个轮回又是什么样的呢,是福是祸,能否顺利的走完一生。

    “池妤。”

    前面的人叫了我的名字,我走上前去,坐在了他的面前。

    面前的是个看起来30出头的男人,戴着眼镜,桌子上还放着许多的文件。

    “26岁,车祸。”

    我说:“是。”

    我也要投胎了吗,投胎真的能忘记上辈子的事吗,我一直以为那刻在心脏里的事情,深刻到下辈子都不会忘。

    让我投到宠物身上也行,一辈子不愁吃穿,拉粑粑都不用自己铲,最好是猫,以前养猫的时候真心觉得猫罐头看起来好好吃。

    正当我在幻想投到猫身上好,还是投到狗身上好时,前面的人说话了。

    “我们地府最近在招人,你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

    他推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的是招聘,内容是:你是否不想坠入轮回?你是否不愿重新做人?来冥界办公吧,不用家人烧纸钱,每个月定期发工资,享受高薪待遇,做最轻松的活,你还在等什么!

    这是什么,推销广告?

    我疑惑的看向前面的人,那个人看出了我的疑虑,把我的资料推了过来,说:“你死的年轻,也有点学历,我们最近在招人,你要是不想坠入轮回的话也可以试试这个,现在很多人都不想投胎的,做人太累了,咱们都懂的。”

    我拿起桌子上的资料,上面把我死亡的时间都写的一清二楚,精准到了秒数,以及我生平都干了些什么事。

    准确的来说是恶事,5岁踩死一只蟑螂,七岁淹了蚂蚁的窝,16岁用杀虫剂杀了一窝蟑螂。

    这都是什么啊,蟑螂那个东西它不配在人间有好的待遇,我这是为民除害!

    我不禁苦笑一声,在人间要干活,来到地府也干活,算了,我不想我转世又见到那个人,便答应了眼前人的请求。

    他见我答应满意的点了点头,让身后的助理带我去一个房间。

    助理是一个帅哥,白白净净,穿着西服,文质彬彬的。

    “我叫许赫,是判官的助理,以后成为同事互相关照。”

    他把我送到了房间门口,我鞠躬对他表示感谢,但是一个疑问却让我不得不好奇起来。

    “请问,你死了多久啊?”

    那个人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我是明朝时期来到这的,多少年我也忘了,在这里的人大多都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了,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他把头凑了过来,身上的香味也传进了我的鼻子里,在他刚凑近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闻到死尸的味道,没想到竟然这么好闻。

    “这里是不可以随意问人家的死期的,不礼貌。”

    我急忙点头,说:“不好意思啊,希望你别生气。”

    他把身子挺直,依旧笑着说:“没关系,你刚来,有好多的规矩是要慢慢学的,你先进去吧,有事可以叫我。”

    “好。”

    我转过身,一群人,不,是一群鬼,穿着职业服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见我来了,都停下了脚步,他们都用着怪异的眼光看着我。

    我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五更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章 第一章鬼门黄泉,我左手拿着彼岸花,笔趣阁并收藏我左手拿着彼岸花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